甜蜜的負荷--20080621年代印象- chenyichen0125 的網誌- udn部落格

2009/1/7 - 你記不記得中學課本上有一課︰甜蜜的負荷、「負荷」這一課,是很多五六年級生共同的記憶,詩人吳晟三十年前寫給孩子的詩,放在課本上,千千萬萬 ...
你記不記得中學課本上有一課︰甜蜜的負荷、「負荷」這一課,是很多五六年級生共同的記憶,詩人吳晟三十年前寫給孩子的詩,放在課本上,千千萬萬個學子唸過,連他自己的孩子都得背都得考,如今許多孩子,也變成父母,更能體會「甜蜜的負荷」原來就是這滋味,也發現「詩」是如此貼近生活的人生體驗。在不同的世代,詩以不同的風貌呈現,吳晟的作品,當年胡德夫、羅大佑唱過,這課本上的詩,如今還被更多創作歌手,譜成流行歌曲,讓大家繼續傳唱。

播出時間20080621

下班之後,便是黃昏了
爾也望一望絢麗的晚霞 卻也不再逗留
因為你們仰向爸爸的小臉 透露更多的期待
加班之後,便是深夜了
偶爾也望一望燦爛的星空 卻也不再沉迷
為你們熟睡的小臉 比星空更迷人
阿爸每日每日的上下班
有如你們手中使勁拋出的陀螺
繞著你們轉呀轉
將年輕激越的豪情
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
就像阿公和阿媽為阿爸織就了一生綿長而柔密的呵護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最沉重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

甜蜜的負荷!你記得嗎?國中課本上唸過的詩....

詩人吳晟,朗誦著自己寫的”負荷”,在一旁配唱的是他的小兒子,也是“甜蜜的負荷”之一,孩子們把“負荷”,寫成了歌

一起回到記憶中,國中課本上甜蜜的“負荷”吧,我們來到作者吳晟彰化的老家,現實生活中,詩人自己“甜蜜的負荷”總共有三個,大女兒、大兒子、小兒子,你我熟記的這首「負荷」,你唸過、我唸過、他們也唸過

歌手吳志寧、吳晟小兒子︰我那時候國中課本上看到哥哥姊姊那我就想說我在哪?他寫這首詩的時候我還沒出生 你很計較 (秋千上的中遠景、然後才是吳志寧說的)
吳晟夫人莊老師︰你出生的時候負荷更沉重

老麼在後來的課本上跟哥哥姊姊一起被畫進插圖,負荷創作于1977年,在1980年編入中學課本,你是否記得當年考這一課的遭遇呢?

作家吳音寧、吳晟大女兒︰我已經不記得考什麼 你有沒有默寫一百分 默寫一定要一百啊 我就沒有一百啊

當年老師責備她︰這你爸爸寫給你們的、竟然還默寫不完全!不過其實,考卷有時真的太難了,拿回家考考作者,這回,反過來孩子們要虧虧老爸︰你自己寫的都不會,那我們怎麼會!

吳志寧︰我考回來其實有些題目作家也不見得一百分

吳晟的大兒子則在聯考也踫上考”負荷”的讀後感,卻不敢承認這首詩就是爸爸寫給自己的

吳晟︰「那你有沒有說我就是這首詩的第一男主角呢?」兒子回答他︰「你不知道聯考不可暴露身分嗎?我就寫說這首詩描寫父愛我看了很感動。」這位可愛的老爸又追問︰「你有沒有寫,尤其是我,特別感動?」直率的兒子回答︰「這也是暴露身分啊!」

===

下班之後,便是黃昏了,偶爾也望一望絢麗的晚霞,卻也不再逗留,因為你們仰向爸爸的小臉,透露更多的期待

透露更多期待的,現在換成阿爸!黃昏時刻,詩人在家門口、聽小兒子唱自己的詩,

本來從不過生日的吳晟,有一年就是在自家前院,孩子們用朗誦他作品的方式替他慶生,同時,也決定了日後,要出專輯。我們記憶中的詩,用流行音樂來詮釋,

有吳志寧跟黃玠組的九二九樂團、有濁水溪公社、林生祥、陳珊妮、黃小楨、張懸、還有胡德夫、以及追溯的最早羅大佑譜曲的吾鄉印象,那也替小兒子的音樂之路埋下伏筆

吳晟︰志寧還沒上小學跟著羅大佑一直跟 羅大佑送給他三張卡帶
志寧︰算是我流行音樂的啟蒙

錄專輯的過程中發生好多到現在想起來都會笑個不停的事,像這首吳晟寫給愛妻的詩、叫做「階」,吳志寧模仿起父親用台語朗誦的樣子,

吳志寧︰階啊、階啊ㄎㄢ ㄇㄚ,不是COME ON BABY的COME ON

我們都笑了、深情的詩變成RAP歌詞,也許又將成為詩在新時代的另一個樣貌。

====

吳音寧朗誦︰加班之後,便是深夜了,偶爾也望一望燦爛的星空,卻也不再沉迷,因為你們熟睡的小臉,比星空更迷人

女兒來唸爸爸的詩,這首我們都這樣熟悉的詩,吳晟是我們記憶如此深刻的課文作者姓名,面對爸爸 “大文學家”這樣的角色,一家子,互相虧了起來

吳音寧︰可能你也不是非常非常有名 ...志寧︰她是十大好書女作家才敢這樣講

三個孩子當中,女兒也走寫作的路,其實,根大部分的爸爸媽媽一樣,詩人對下一代原本也有著很傳統的期許,就是找個好頭路,說到這,父女相視而笑

吳晟︰原來希望志寧功課好一點走正規的路,希望吳音寧變成律師

結果,大女兒沒有當律師,出國採訪了革命游擊隊的故事、回鄉、還寫了江湖在哪裡替農業請命

吳音寧︰大家都說是頹廢女青年、革命女青年、搭不起來

同學還這樣開玩笑

吳音寧︰真的很好笑…你爸爸吳晟!那個...鄉土詩人、妳是親生的嗎?

大女兒寫作、大兒子行醫、小兒子搞音樂,詩人,這麼說,

吳晟︰沒什麼不同 本質上一樣對生命的關懷嘛

===

NS聽見屋頂上的鳥叫

三代同堂,這一天,詩人拿出老照片,考考小孫女,
吳晟vs孫女︰這不是你啊?是我啊 是姑姑啦

當年的阿爸如今變成了阿公,教小孩跟帶孫很不同
吳晟︰你會注意到孫子厲害喜悅 但教自己小孩慢 顢頇 很不一樣 這就是作阿公跟阿爸不同

都是帶小孩,當阿公、比較從容,一旁的阿叔當玩伴更開心
吳志寧︰因為他們不是我的負荷只是 陪玩照顧的人才累

小朋友的媽媽也來了、吳晟的大媳婦、她也唸過負荷這一課、
吳音寧︰她肚子裡還有一個,哇 老三 耶

媳婦︰以前讀跟現在讀不一樣 有小孩當媽有小孩的都這樣吧
以真︰我就是這樣啊

為人父母之後,我們才發現,啊,這就是甜蜜的負荷

===

唸一段負荷︰阿爸每日每日的上下班,有如你們手中使勁拋出的陀螺,繞著你們轉呀轉,將年輕激越的豪情,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就像阿公和阿媽,為阿爸織就了一生綿長而柔密的呵護

吳晟︰很多詩的意象和語言都是剽竊我媽媽的語言。譬如泥土這首詩,清涼的風室電風,稻田是最好的風景,水聲和鳥是最好聽的歌,你看配合現在的場景是不是很貼切其實這段詩句就完全是我媽媽的話

他告訴孩子不是詩人的阿媽,才是真正的詩人。當年從畢業到結婚,他們沒有太多猶豫地、回故鄉隨母親耕作,夫婦倆分別擔任生物和音樂老師,莊芳華彈琴的手,長繭成勞動的手,吳晟的筆,也只能在課餘、農餘,搖哄孩子入睡的深夜,一筆一劃的書寫,

吳晟︰很多文學作品舊市直接從生活經驗醞釀而來,很多生活就是可以變成很好的詩篇

務農、教書、創作,詩和生活密不可分,生命與這片土地緊緊相繫,六千坪的田地變樹林,種的都是台灣原生種一級木,等到成材,真的得要一百年以上,小小的樹園,大大的夢想,從自己一顆顆親手栽植的種子發芽長到現在,吳晟希望一代一代延續

吳晟VS志寧︰他高中畢業我一心一意千方百計誘拐騙他唸森林系因為我有造林的夢想

孝順的兒子真的考上、去唸了森林系,玩樂團也有聲有色,期許小孩成績進步,用心的老爸竟然跑去宿舍陪他一起住、

志寧︰床給我睡,他打地舖,結果我沒過  吳晟︰結果我很傷心

一起上課、一起唸書,老爸認識更多樹很開心、甚至考得還比兒子好,終於,有一天 

吳晟VS志寧︰恍然大霧 原來我們兩個都很委屈 所以當天晚上 我就收一收告訴他 彼此好自為之各自努力 我要回去找我老婆了 …他跟我住了快要一年 我拋妻離鄉去跟你住 是希望你成績變好

吳老師回到太太莊老師身邊,一個教生物的、一個教音樂的、現在都繼續種樹

莊老師:所有的勞動者都不太說話的 都是代言人再說...

有空的時候,孩子們還是回來務農,

吳晟︰一代不如一代我比不上我媽一隻腳毛 他又比我差多了

每次新舊觀念的衝撞後,經驗還是老的管用,這片父子倆共同種下林子裡,有太多這樣的笑聲和對話

吳晟VS志寧︰譬如種的方式,他就土要挖這麼深,我就說不要,只要是辛苦的我都會希望他減少,只要能偷懶我就贊同。

還沒走完這段田埂,地上堆的大石頭,又洩漏了兩代之間為了該怎麼種樹,常常看法不同

吳晟父子和以真︰怎麼辦?來撿拾啊!你搬多少石頭來?喔,多囉!爸爸我這麼孝順、還回來幫你種樹你看我多孝順!我說你搞清楚這片樹林的是你們的,也不是我們的、是我的孫子的孫子的。


升格為阿公、阿媽,已被稱為「吳老」的吳晟,想起他有一個夢,想用他渾厚、帶點台灣國語、散發泥土氣息的聲音,念詩給大家聽

詩,變成歌,如此貼近我們地繼續傳唱。

一代傳一代,負荷,親子之情、不變的愛,是你我共同的經驗

歌唱朗誦負荷︰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只因這是生命中,最沉重也最甜蜜的負荷。
相關標籤:甜蜜的負荷
http://blog.udn.com/chenyichen0125/2540965
甜蜜的負荷--20080621年代印象- chenyichen0125 的網誌- udn部落格 相關新聞列表
請輸入關鍵字:
聯絡我們 - 免責聲明 - 問題反饋 - 廣告合作   

Copyright © 2013 tns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